言情小说《东宫》何以一枝独秀到如今?

浏览:3050   发布时间: 09月27日

第七章 平直_7

7

我决定去看看李承鄞,省得他真的病死了,他病死了不打紧,我可不想做寡妇。

李承鄞病得果然厉害,因为我走到他床前他都没发脾气,以往我一进他的寝殿,他就像见到老鼠似的要逐我出去。宫女替我掀开帐子,我见李承鄞脸上红得像煮熟的螃蟹似的。说到吃螃蟹,我还曾经闹过笑话,没到上京之前,我从来没见过螃蟹。第一年重九的时候宫中赐宴,其中有一味蒸蟹,我看着红彤彤的螃蟹根本不知道怎么下嘴。李承鄞为这件事刻薄我好久,一提起来就说我是连螃蟹都没见过的西凉女人。

我伸手摸了摸李承鄞的额头,滚烫滚烫的。

我又叫了几声:“李承鄞!”

他也不应我。

看来是真的烧昏了,他躺在那儿短促地喘着气,连嘴上都烧起了白色的碎皮。

我正要抽回手,他突然抓住了我的手,他的手心也是滚烫滚烫的,像烧红了的铁块。他气息急促,却能听见含糊的声音:“娘……娘……”

他并没有叫母后,从来没听见过他叫“娘”。皇后毕竟是皇后,他又是储君,两个人说话从来客客气气。现在想想皇后待他也同待我差不多,除了“平身”“赐座”“下去吧”,就是长篇大论引经据典地教训他。

我觉得李承鄞也挺可怜的。

做太子妃已经很烦人了,这也不让,那也不让,每年有无数项内廷的大典,穿着翟衣戴着凤冠整日下来常常累得腰酸背疼。其实皇后还特别照顾我,说我年纪小,又是从西凉嫁到上京,所以对我并不苛责。而做太子比做太子妃烦人一千倍一万倍,光那些书本儿我瞧着就头疼,李承鄞还要本本都能背。文要能诗会画,武要骑射俱佳,我想他小时候肯定没有我过得开心,学那么多东西,烦也烦死了。

我抽不出来手,李承鄞握得太紧,这时候宫人端了药来,永娘亲自接过来,然后低声告诉我:“太子妃,药来了。”

我只好叫:“李承鄞!起来吃药了!”

李承鄞并不回答我,只是仍旧紧紧抓着我的手。永娘命人将床头垫了几个枕头,然后让内官将李承鄞扶起来,半倚半靠在那里。永娘拿着小玉勺喂他药,但他并不能张开嘴,喂一勺,倒有大半勺顺着他的嘴角流下去。

我忍无可忍,说道:“我来。”

我右手还被李承鄞握着,只得左手端着药碗,我回头叫阿渡:“捏住他鼻子。”阿渡依言上前,捏住李承鄞的鼻子,他被捏得出不来气,过了一会儿就张开嘴,我马上顺势把整碗药灌进他嘴里。他鼻子被捏,只能咕咚咕咚连吞几口,灌得太急,呛得直咳嗽起来,眼睛倒终于睁开了:“烫……好烫……”

烫死也比病死好啊。

我示意阿渡可以松手了,李承鄞还攥着我的手,不过他倒没多看我一眼,马上就又重新合上眼睛,昏沉沉睡过去。

永娘替我拿了绣墩来,让我坐在床前。我坐了一会儿,觉得很不舒服。因为胳膊老要伸着,我叫阿渡将绣墩搬走,然后自己一弯腰干脆坐在了脚踏上。这样不用佝偻着身子,舒服多了,可是李承鄞一直抓着我的手,我的胳膊都麻了。我试着往外抽手,我一动李承鄞就攥得更紧,阿渡“唰”地抽出刀,在李承鄞手腕上比画了一下,我连忙摇头,示意不可。如果砍他一刀,他父皇不立刻怒得发兵攻打西凉才怪。

我开始想念赵良娣了,起码她在的时候,我不用照顾李承鄞,他就算病到糊涂,也不会抓着我的手不放。

一个时辰后我的手臂已经麻木得完全没了知觉,我开始琢磨怎么把赵良娣弄出来,让她来当这个苦差。

两个时辰后我半边身子都已经麻木得完全没了知觉,我实在是忍不住了,小声叫永娘。她走上前来低头聆听我的吩咐,我期期艾艾地告诉她:“永娘……我要解手……”

永娘马上道:“奴婢命人去取恭桶来。”

她径直走出去,我都来不及叫住她。她已经吩咐内官们将围屏拢过来,然后所有人全退了出去,寝殿的门被关上了,我却痛苦地将脸皱成一团:“永娘……这可不行……”

“奴婢侍候娘娘……”

我要哭出来了:“不行!在这儿可不行!李承鄞还在这儿呢……”

“太子殿下又不是外人……何况殿下睡着了。”永娘安慰我说,“再说殿下与太子妃是夫妻,所谓夫妻,同心同体……”

我可不耐烦听她长篇大论,我真是忍无可忍了,可是要我在李承鄞面前,要我在一个男人面前……我要哭了,我真的要哭了……

“永娘你想想办法……快想想办法!”

永娘左思右想,我又不断催促她,最后她也没能想出更好的法子来,而我实在忍不住了,只得连声道:“算了算了,就在这里吧,你替我挡一挡。”

永娘侧着身子挡在我和李承鄞之间,不过因为李承鄞拉着我的手,她依着宫规又不能背对我和李承鄞,所以只挡住一小半。我心惊胆战地解衣带,不停地探头去看李承鄞,阿渡帮我解衣带,又帮我拉开裙子。

我一共只会背三句诗,其中一句在裴照面前卖弄过,就是那句:“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。”

还有一句则是“大弦嘈嘈如急雨,小弦切切如私语,嘈嘈切切错杂弹,大珠小珠落玉盘”。为什么我会背这句诗呢?因为当初学中原官话的时候,这句诗特别绕口,所以被我当绕口令来念,念来念去就背下来了。

大弦嘈嘈如急雨,小弦切切如私语,嘈嘈切切错杂弹,大珠小珠落玉盘……果然……一身轻啊一身轻……真舒坦。

正当我一身轻快不无得意,觉得自己能记住这么绕口的诗,简直非常了不起的时候,李承鄞突然微微一动,就睁开了眼睛。

“啊!”

我尖声大叫起来。

阿渡顿时跳起来,“唰”一下就拔出刀,永娘被我这一叫也吓了一跳,但她已经被阿渡一把推开去,阿渡的金错刀已经架在了李承鄞的脖子上。我手忙脚乱一边拎着衣带裙子一边叫:“不要!阿渡别动!”

我飞快地系着腰带,可是中原的衣裳啰里啰唆,我本来就不怎么会穿,平常又都是尚衣的宫女帮我穿衣,我一急就把腰带给系成了死结,顾不上许多马上拉住阿渡:“阿渡!不要!他就是吓了我一跳。”

阿渡收回刀,李承鄞瞪着我,我瞪着李承鄞,他似乎还有点儿恍惚,目光呆滞,先是看后面的围屏,然后看呆若木鸡的永娘,然后看床前的恭桶,然后目光落在他还紧捏着的我的手,最后看着我腰里系得乱七八糟的那个死结,李承鄞的嘴角突然抽搐起来。

我的脸啊……丢尽了!三年来不论吵架还是打架,我在李承鄞面前从来都没落过下风,可是今天我的脸真是丢尽了。我气愤到了极点,狠狠地道:“你要是敢笑,我马上叫阿渡一刀杀了你!”

他的嘴角越抽越厉害,越抽越厉害,虽然我狠狠盯着他,可是他终于还是放声大笑起来。他笑得开心极了,我还从来没见他这样笑过,整个寝殿都回荡着他的笑声。我又气又羞,夺过阿渡手里的刀。永娘惊呼了一声,我翻转刀用刀背砍向李承鄞:“你以为我不敢打你么?你以为你病了我就不敢打你?我告诉你,要不是怕你那个父皇发兵打我阿爹,我今天非砍死你不可!”

永娘想要上前来拉我,但被阿渡拦住了,我虽然用的是刀背,不过砍在身上也非常痛。李承鄞挨了好几下,一反常态没有骂我,不过他也不吃亏,便来夺我的刀。我们两个在床上打作一团,我手中的金错刀寒光闪闪,劈出去呼呼有声,永娘急得直跳脚:“太子妃,太子妃,莫伤了太子殿下!殿下,殿下小心!”

李承鄞用力想夺我的刀,我百忙中还叫阿渡:“把永娘架出去!”

不把她弄走,这架没法打了。

阿渡很快就把永娘弄走了,我头发都散了,头上的一枚金凤钗突然滑脱,勾住我的鬓发。就这么一分神的工夫,李承鄞已经把我的刀夺过去了。

我勃然大怒,扑过去就想把刀夺回来。李承鄞一骨碌就爬起来站在床上,一手将刀举起来,他身量比我高出许多,我踮着脚也够不着,我跳起来想去抓那刀,他又换了只手,我再跳,他再换……我连跳四五次,次次都扑空,他反倒得意起来:“跳啊!再跳啊!”

我大怒,看他只穿着黄绫睡袍,底下露出赤色的腰带,突然灵机一动,伸手扯住他的腰带就往外抽。这下李承鄞倒慌了:“你,你干什么?”一手就拉住腰带,我趁机飞起一脚踹在他膝盖上,这下子踹得很重,他腿一弯就倒下来了,我扑上去抓着他的手腕,就将刀重新夺了回来。

(温馨提示: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)

这时候阿渡正巧回来了,一掀帘看到我正趴在李承鄞身上扯着他的腰带,阿渡的脸“唰”地一红,身形一晃又不见了。

“阿渡!”

我跳起来正要叫住她,李承鄞又伸手夺刀,我们两个扭成一团,从床上打到床下,没想到李承鄞这么能打架,以前我们偶尔也动手,但从来都是点到即止,通常还没开打就被人拉开了。今天算是前所未有,虽然他在病中,可男人就是男人,简直跟骆驼似的,力大无穷。我虽然很能打架,但吃亏在不能持久,时间一拖长就后继无力,最后一次李承鄞将刀夺了去,我死命掰着他的手,他只好松手将刀扔到一边,然后又飞起一脚将刀踹出老远,这下子我们谁都拿不到刀了。

我大口大口喘着气,李承鄞还扭着我的胳膊,我们像两只锁扭拧在地毯上。他额头上全是密密的汗珠,这下好了,打出这一身热汗,他的风寒马上就要好了。我们两个僵持着,他既不能放手,我也没力气挣扎。最后李承鄞看到我束胸襦裙系的带子,于是腾出一只手来扯那带子,我心中大急:“你要干吗?”

他扯下带子胡乱地将我的手腕缠捆起来,我可真急了,怕他把我捆起来再打我,我叫起来:“喂!君子打架不记仇,你要敢折磨我,我可真叫阿渡来一刀砍死你!”

“闭嘴!”

“阿渡!”我大叫起来,“阿渡快来!”

李承鄞估计还真有点儿怕我把阿渡叫来了,他可打不过阿渡。于是他扭头到处找东西,我估计他是想找东西堵住我的嘴,但床上地下都是一片凌乱,枕头被子散了一地,哪里能立时找着合适的东西?我虽然手被绑住了,可是腿还能动,在地上蹦得像条刚离水的鱼,趁机大叫:“阿渡!快来救我!阿渡!”

李承鄞急了,扑过来一手将我抓起来,就用他的嘴堵住了我的嘴。

我蒙了。

他身上有汗气,有沉水香的气味,有药气,还有不知道是什么气味,他的嘴巴软软的,热热的,像是刚烤好的双拼鸳鸯炙,可是比鸳鸯炙还要软,我蒙了,真蒙了。眼睛瞪得大大的,视野里头全是李承鄞一张脸,不,全是他的眼珠子。

我们互相瞪着对方。

我觉得,我把呼气都给忘了,就傻瞪着他了。

他似乎也把呼气给忘了,就傻瞪着我了。

最后我将嘴一张,正要大叫,他却胳膊一紧,将我搂得更近,我嘴一张开,他的舌头竟然跑进来了。

太恶心了!

我浑身的鸡皮疙瘩全冒出来了,汗毛也全竖起来了,他竟然啃我嘴巴啊啊啊啊啊啊!那是我的嘴!又不是猪蹄!又不是烧鸡!又不是鸭腿!他竟然抱着我啃得津津有味……他一边啃我的嘴巴,一边还摸我的衣服,幸好我腰里是个死结,要不我的胸带被他扯开了,现在再连裙子都要被他扯开,我可不用活了。

太!悲!愤!了!

我死命地咬了他一口,然后弓起腿来,狠狠踹了他一脚!

他被我踹到了一边,倒没有再动弹。我跳起来,飞快地冲过去背蹲下捡起阿渡的刀,然后掉过刀刃三下两下割断捆我手的带子,我拿起刀子架在他脖子上:“李承鄞!我今天跟你拼了!”

李承鄞懒洋洋地瞧了我一眼,又低头瞧了瞧那把刀,我将刀再逼近了几分,威胁他:“今天的事不准你说出去,不然我晚上就叫阿渡来杀了你!”

李承鄞撑着手坐在那里,就像脖子上根本没一把锋利无比的利刃似的,突然变得无赖起来:“今天的什么事——不准我说出去?”

“你亲我的事,还有……还有……哼!反正今天的事情统统不准你说出去!不然我现在就一刀杀了你!”

他反倒将脖子往刀锋上又凑了凑:“那你现在就杀啊……你这是谋杀亲夫!还有,你要是真敢动我一根汗毛,我父皇马上就会发兵,去打你们西凉!”

太!无!赖!了!

我气得一时拿不定主意,犹豫到底是真捅他一刀,还是晚上叫阿渡来教训他。

“不过……”他说,“也许我心情好……就不会将今天的事告诉别人。”

我警惕地看着他:“那你要怎么样才心情好?”

李承鄞摸着下巴:“我想想……”

我恶狠狠地道:“有什么好想的!反正我告诉你,你要是敢说出去,我马上让阿渡一刀砍死你!”

“除非你亲我!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亲我我就不告诉别人。”

我狐疑地瞧着他,今天的李承鄞简直太不像李承鄞了,从前我们说不到三句话就吵架,李承鄞就是可恨可恨可恨……但今天是无赖无赖无赖。

我心一横,决定豁出去了:“你说话算数?”

“君子一言,快马一鞭。”

好吧,我把刀放下,闭上眼睛狠狠在他脸上咬了一下,直咬出了一个牙印儿,痛得他倒吸了一口凉气。我亲完这一下,正打算拿起刀子走人,他伸手就将我拉回去,一拉就拉到他怀里去。

竟然又啃我嘴巴啊啊啊啊啊啊!

他啃了好久才放开我,我被他啃得上气不接下气,嘴唇上火辣辣的,这家伙肯定把我的嘴巴啃肿了!

他伸出手指,摸了摸我的嘴唇,说道:“这样才叫亲,知道么?”

我真的很想给他一刀,如果不是担心两国交战,生灵涂炭,血流成河,白骨如山……于是硬生生忍住,咧了咧嘴:“谢谢你教我!”

“不用谢。”他无赖到底了,“现在你会了,该你亲我了。”

“刚刚不是亲过!”我气得跳起来,“说话不算数!”

“刚刚是我亲你,不是你亲我。”

为了两国和平,忍了!

我揪着他的衣襟学着他的样子狠狠将他的嘴巴啃起来,鸡大腿鸡大腿鸡大腿……就当是啃鸡大腿好了!我啃!我啃!我啃啃啃!

终于啃完一撒手,发现他从脖子到耳朵根全是红的,连眼睛里都泛着血丝,呼吸也急促起来。

“你又发烧?”

(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↑↑↑)

感谢大家的阅读,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,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!

想了解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小编为你持续推荐!

主营产品:轨道车,搬运车,换轨平车,平车